当前位置:主页 > 社会 >

banner

郁龙余:我在深圳探索生命的意义

时间:2020-09-10
分享到:
原标题:郁龙余:我在深圳探索生命的意义
    我从北京大学来到深圳大学,至今已整整三十六年。从三十八岁的壮年,变成了七老八十的白发翁。这三十六年间,我主要做了三件事:和中文系、文学院老师一起培养了一批优秀学生;搞科研写了一批文章和著作;创建了中国南方第一个印度研究中心。这个中心 2011 年评为“深圳大学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”;
2019 年评为“深圳市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”;2020 年评为国家民委“一带一路”国别和区域研究中心。我本人于 2016 年获得印度总统颁授的“杰出印度学家”奖;2019 年全票当选为中国外国文学学会印度文学研究分会会长。
    有人对我公开不公开地表示不解:为什么工作那么卖劲,做大学老师,当中文系主任、文学院长,不必天天坐班。可是他却每周五天上下午都去办公室,何苦?还有,退休之后本该颐养天年,可是他又当了八年“全职义工”,和退休前一样天天坐校车上下班,2015 年后虽然不天天上班了,可还是整天在家里忙里偷闲做研究,到底是图什么?这两个问题,其实是一个问题: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?
纵观人类文明发展史,世界上一切生命都追求不朽,包括草木鱼虫、飞禽走兽。人类是高级生命,从各种各样的巫术开始,创造了形形色色的追求长生不老的方法。当然,追求生命不朽是不可能的,但是通过事业可以追求精神不朽。于是,在中国先秦有“太上有立德,其次有立功,其次有立言,虽久不废,此之为不朽”之说,汉代出现了“为国立功,可以永年”,宋代出现了“自古人生谁无死?留取丹心照汗青”的名句。
知难行亦难。对人生意义有了彻悟,还须苦练本领,并坚持不懈,才能不负时代,探寻到各自生命的意义。
    深圳,是我国建的最早、最好、最有影响力的经济特区。我这个冷僻小语种印地语专业出身的人,是否有用武之地?经过思考与探索,答案肯定而清晰,我在深圳有用武之地。
    深圳自古就是海上交通大港,现代更是“一带一路”上的重要城市。经过改革开放一段时间的实践,大家形成了这样的共识:五年的企业靠产品,十年的企业靠技术,百年的企业靠文化。深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,文化是生命力。

    船的力量在帆上,人的力量在心上。在“一带一路”建设中,深圳的优势除了经济实力,还有众多文化软实力。这种软实力,既有赤湾妈祖庙代表的传统文化,更有充满着时代感的新观念。观念属于深义文化,是人和城市的灵魂。深圳人有许许多多先进的观念,最有影响的是“时间就是金钱,效率就是生命”、“空谈误国,实干兴邦”、“敢为天下先”、“改革创新是深圳的根、深圳的魂”、“让城市因热爱读书而受人尊重”、“鼓励创新宽容失败”、“实现市民文化权利”、“送人玫瑰,手有余香”、“深圳与世界没有距离”、“来了,就是深圳人”等十大观念。
深圳人正是在“十大观念”的引领下,创造了一千多个中国第一,获得了“全球全民阅读典范城市”、“国际园林花园城市”等众多的国际荣誉。正所谓“新观念创造新奇迹,新奇迹赢得新荣誉,新荣誉又激发、创造新观念、新奇迹。深圳就在这新观念、新奇迹、新荣誉的交替驱动中不断向前迈进”。
我在深圳生活、工作的三十六年,天天浸润在新观念之中,能不受感染与鼓舞?于是,我发愤图强,在“印度学研究”、“中印关系研究”、“一带一路”和“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”研究领域,出版了《梵典与华章》、《中国印度诗学比较》、
《季羡林评传》、《中外文学交流史-中国·印度卷》、《中国外国文学研究的学术历程·印度文学研究的学术历程》、《“一带一路”开创人类文明新纪元——兼论中国、印度的历史担当》等著作,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影响,有的已经译成英文、印地文、泰米尔文出版,其他语言的翻译也在进行之中。
经过几十年的探索,我真切地体会到,个人的事业和生命只有和国家、民族的命运紧紧相连的时候,才会真正有意义,才会真正迈向不朽,哪怕只是极其微小的一点点。
经过这场空前的新冠疫情,中华民族踏上了新的征程。我将总结已往,以崭新的精神面貌,迎接新的任务。
 
2020 年 8 月 20 日晚
来源: 郁龙余 责任编辑:TF002C
免责声明:
  • 注明“来源:中国博览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国博览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;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"来源:中国博览新闻网";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中国博览新闻网转载文章是为了传播信息,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发送至电子邮箱:postmaster@chinaexponews.com

郁龙余:我在深圳探索生命的意义

63.8K

导读:从三十八岁的壮年,变成了七老八十的白发翁。这三十六年间,我主要做了三件事:和中文系、文学院老师一起培养了一批优秀学生;搞科研写了一批文章和著作

原标题:郁龙余:我在深圳探索生命的意义
    我从北京大学来到深圳大学,至今已整整三十六年。从三十八岁的壮年,变成了七老八十的白发翁。这三十六年间,我主要做了三件事:和中文系、文学院老师一起培养了一批优秀学生;搞科研写了一批文章和著作;创建了中国南方第一个印度研究中心。这个中心 2011 年评为“深圳大学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”;
2019 年评为“深圳市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”;2020 年评为国家民委“一带一路”国别和区域研究中心。我本人于 2016 年获得印度总统颁授的“杰出印度学家”奖;2019 年全票当选为中国外国文学学会印度文学研究分会会长。
    有人对我公开不公开地表示不解:为什么工作那么卖劲,做大学老师,当中文系主任、文学院长,不必天天坐班。可是他却每周五天上下午都去办公室,何苦?还有,退休之后本该颐养天年,可是他又当了八年“全职义工”,和退休前一样天天坐校车上下班,2015 年后虽然不天天上班了,可还是整天在家里忙里偷闲做研究,到底是图什么?这两个问题,其实是一个问题: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?
纵观人类文明发展史,世界上一切生命都追求不朽,包括草木鱼虫、飞禽走兽。人类是高级生命,从各种各样的巫术开始,创造了形形色色的追求长生不老的方法。当然,追求生命不朽是不可能的,但是通过事业可以追求精神不朽。于是,在中国先秦有“太上有立德,其次有立功,其次有立言,虽久不废,此之为不朽”之说,汉代出现了“为国立功,可以永年”,宋代出现了“自古人生谁无死?留取丹心照汗青”的名句。
知难行亦难。对人生意义有了彻悟,还须苦练本领,并坚持不懈,才能不负时代,探寻到各自生命的意义。
    深圳,是我国建的最早、最好、最有影响力的经济特区。我这个冷僻小语种印地语专业出身的人,是否有用武之地?经过思考与探索,答案肯定而清晰,我在深圳有用武之地。
    深圳自古就是海上交通大港,现代更是“一带一路”上的重要城市。经过改革开放一段时间的实践,大家形成了这样的共识:五年的企业靠产品,十年的企业靠技术,百年的企业靠文化。深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,文化是生命力。

    船的力量在帆上,人的力量在心上。在“一带一路”建设中,深圳的优势除了经济实力,还有众多文化软实力。这种软实力,既有赤湾妈祖庙代表的传统文化,更有充满着时代感的新观念。观念属于深义文化,是人和城市的灵魂。深圳人有许许多多先进的观念,最有影响的是“时间就是金钱,效率就是生命”、“空谈误国,实干兴邦”、“敢为天下先”、“改革创新是深圳的根、深圳的魂”、“让城市因热爱读书而受人尊重”、“鼓励创新宽容失败”、“实现市民文化权利”、“送人玫瑰,手有余香”、“深圳与世界没有距离”、“来了,就是深圳人”等十大观念。
深圳人正是在“十大观念”的引领下,创造了一千多个中国第一,获得了“全球全民阅读典范城市”、“国际园林花园城市”等众多的国际荣誉。正所谓“新观念创造新奇迹,新奇迹赢得新荣誉,新荣誉又激发、创造新观念、新奇迹。深圳就在这新观念、新奇迹、新荣誉的交替驱动中不断向前迈进”。
我在深圳生活、工作的三十六年,天天浸润在新观念之中,能不受感染与鼓舞?于是,我发愤图强,在“印度学研究”、“中印关系研究”、“一带一路”和“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”研究领域,出版了《梵典与华章》、《中国印度诗学比较》、
《季羡林评传》、《中外文学交流史-中国·印度卷》、《中国外国文学研究的学术历程·印度文学研究的学术历程》、《“一带一路”开创人类文明新纪元——兼论中国、印度的历史担当》等著作,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影响,有的已经译成英文、印地文、泰米尔文出版,其他语言的翻译也在进行之中。
经过几十年的探索,我真切地体会到,个人的事业和生命只有和国家、民族的命运紧紧相连的时候,才会真正有意义,才会真正迈向不朽,哪怕只是极其微小的一点点。
经过这场空前的新冠疫情,中华民族踏上了新的征程。我将总结已往,以崭新的精神面貌,迎接新的任务。
 
2020 年 8 月 20 日晚
标签:深圳 生命 思考 [责任编辑]:郁龙余
免责声明:
  • 注明“来源:中国博览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国博览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;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"来源:中国博览新闻网";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文章是为了传播信息,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发送至电子邮箱:postmaster@chinaexponews.com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