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微商 >

banner

微商“小姐妹”竟是三男子 编写聊天话术专挑宝妈下手 南昌县检察院对一起诈骗案提起公诉

时间:2020-04-26
分享到:

文/王鹏飞 聂凯露 记者陈旻

    “姐,我这款产品滋补、抗疲劳,效果好,回头客特别多,在朋友圈推广试试……”阿芳做微商时遇到同行“小姐妹”,一番交流后,阿芳代理了“小姐妹”一款保健产品,随后开始了“升级之路”。然而代理费交了一轮又一轮却没看到一分钱返利,当阿芳提出退出代理时,却发现“小姐妹”消失了。近日,南昌县检察院对一起诈骗案件提起公诉,3名犯罪嫌疑人系大学毕业生,以微商身份诈骗了3名受害人12万余元。

    宝妈做微商遇到同行“小姐妹”

    时下,微商是一种流行的职业,看着朋友圈里面有些人生意非常好,很多人忍不住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阿芳是一名宝妈,平时除了带孩子做家务,看到朋友圈的微商风生水起,她也在家做起微商卖护肤品。虽说赚不到大钱,但多少能补贴家用。

    不过微商的门槛虽低,但是要运营得当得有技巧,一不小心刷屏过分就被人拉黑了。为此阿芳加入了不少微商交流群,平时交流心得和技巧。

    2019年7月5日,微信名为“如花”的美眉通过某微商交流群添加阿芳为好友,阿芳想“如花”应该是同行,就通过了申请。

    随后,“如花”介绍称,自己也是微商,代理了一款蛹虫草的保健品,是一个颇有名气的保健品公司的微商代理人。

    “姐,我们都是做微商的,可以合作进行推广。”“如花”对阿芳提出了微信互推合作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你在朋友圈帮我转发保健品,我也在自己的朋友圈推广你的产品。”

    考虑到大家都是微商,互推能够引流,扩大销售面,阿芳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为了代理产品陆续转账4万余元

    阿芳没有料到,帮助“如花”转发不过两三天,就有两个微友主动添加了她的微信,都说想购买那款蛹虫草的保健品,阿芳立刻把那两名微友推荐给“如花”。

    很快,“如花”对阿芳抛出橄榄枝,“姐,我和那两名客户已经谈好了,都确定了要购买产品。你看看我们产品这么畅销,不如做代理吧!”

    “如花”向阿芳详细介绍产品代理层级,如果买一份要1000元,对方出500元,阿芳只要出500元就能拿到价值千元的货源。假如阿芳能不断地推荐客户,就可以不断升级,到了最高级,一瓶保健产品的代理费非常便宜,同时之前代理销售的金额可以全额退还。

    “我们公司代理等级分为五个层级,第一级是VIP,以200元每盒的价格购买10盒,也就是购买2000元产品。而实际操作过程中,只要购买5盒就能成为VIP。随后依次往上递增,最高级别代理,单价一盒只要80元,卖得越多赚得越多。”

    “如花”一套说辞下来,阿芳心动不已,直接转了几百元到了“如花”的微信账号上。这次,阿芳并没有收到货,因为“如花”说公司是直接发货给客户的,并提供发货单给阿芳。

    据阿芳陈述,此后“如花”一直给她“洗脑”,说一直升级就有许多好处,而她就一次次地交钱购买保健品升级,同时也陆续出现了微信客户要求购买产品。

    由于公司一方说代理费可以退还。一个月内,阿芳陆续转了4万余元用于代理升级,期间收到了一份“如花”发来的保健产品。

    同年8月5日,阿芳要求退还代理费。当时阿芳联系了所谓保健品公司的客服,得到回复是三个工作日才可以退。但是多天过去了,阿芳不仅没见到钱,连人都找不着了,于是报警。

    三男子失业后实施诈骗

    事实上,受骗的并不只是阿芳一人,小珍也与阿芳有同样的遭遇。

    据小珍表示,被“洗脑”之后,她就是想通过提升代理等级从中赚取差价。然而转了1万元后,对方告诉她已经升级到执行董事一级, 却没有返还利润给她, 当提出退款后对方百般推脱,最后就无法联系了。

    警方接到报案后,于2019年10月11日立案侦查,同日,犯罪嫌疑人曾某、应某因在南昌县的一个小区出租房内被民警抓获。次日,夏某因涉嫌诈骗罪在南昌市湾里区某小区被南昌县公安局民警抓获。

    经查,犯罪嫌疑人夏某、曾某、应某、都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,而且是90后的大学毕业生。毕业后3人任职于同一家公司,然而不久3人失业。

    没有工作,没有收入,曾某、应某、夏某商量一起做微商,不过微商只是幌子,他们真实目的是要骗钱。其中由曾某、应某负责以微商的名义去寻找诈骗的对象,发展代理商,夏某负责冒充客户从诈骗对象购买自己宣传的产品,并租住南昌市一处民房作为居住和实施诈骗的场所。

    注册多个微信号伪装成女性作案

    办案检察官表示,夏某等人的诈骗流程是有一整套聊天“话术”对应,都是以女性的身份通过微信寻找目标,诈骗对象都是做微商的女性,一般都是想赚点钱的宝妈。

    据介绍,夏某等人会用微信号将自己杜撰成一个女性角色,然后使用这个微信号专门实施诈骗,在网上的一些微商微信交流群里添加其他微商的好友,发送给对方一些有关保健品的宣传图片,并说服对方帮忙宣传。

    随后,夏某等人使用提前申请的微信“小号”当“托”,伪装成想要购买者,使受害人产生该款保健产品很畅销的错觉,接着夏某就用其他“小号”联系受害人,表示需要购买,让受害人对此深信不疑。而当受害者联系夏某等人拿货时,夏某就会告诉受害人的代理等级不足无法卖出这些产品,只有提升代理等级才能够拿到更多产品,赚取更多的钱,使受害人觉得有利可图。为了不让受害人产生怀疑,夏某等人会伪造快递单号发给受害人取得其信任。事实上,夏某等人用于诈骗的保健品系从网上购买价格为15元。

    经审查,犯罪嫌疑人夏某、应某、曾某在2019年5月至8月间先后骗取3名受害人,诈骗金额123722.5元。

    近日,南昌县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夏某、应某、曾某涉嫌诈骗罪提起公诉,3名犯罪嫌疑人虚构升级代理蛹虫草保健品的事实,骗取他人财物共12万余元。

    办案检察官提醒,不少人的朋友圈里都有微商,有些人禁不住跃跃欲试,随意找个“品牌”代理。可网络上鱼龙混杂,一定要提高警惕,否则一不留神可能落入网络诈骗的陷阱。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来源: 江西新闻网 责任编辑:TF002C
免责声明:
  • 注明“来源:中国博览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国博览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;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"来源:中国博览新闻网";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中国博览新闻网转载文章是为了传播信息,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发送至电子邮箱:postmaster@chinaexponews.com

微商“小姐妹”竟是三男子 编写聊天话术专挑宝妈下手 南昌县检察院对一起诈骗案提起公诉

63.8K

导读: “姐,我这款产品滋补、抗疲劳,效果好,回头客特别多,在朋友圈推广试试……”阿芳做微商时遇到同行“小姐妹”,一番交流后,阿芳代理了“小姐妹”一款保健产品,随后开始了

文/王鹏飞 聂凯露 记者陈旻

    “姐,我这款产品滋补、抗疲劳,效果好,回头客特别多,在朋友圈推广试试……”阿芳做微商时遇到同行“小姐妹”,一番交流后,阿芳代理了“小姐妹”一款保健产品,随后开始了“升级之路”。然而代理费交了一轮又一轮却没看到一分钱返利,当阿芳提出退出代理时,却发现“小姐妹”消失了。近日,南昌县检察院对一起诈骗案件提起公诉,3名犯罪嫌疑人系大学毕业生,以微商身份诈骗了3名受害人12万余元。

    宝妈做微商遇到同行“小姐妹”

    时下,微商是一种流行的职业,看着朋友圈里面有些人生意非常好,很多人忍不住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阿芳是一名宝妈,平时除了带孩子做家务,看到朋友圈的微商风生水起,她也在家做起微商卖护肤品。虽说赚不到大钱,但多少能补贴家用。

    不过微商的门槛虽低,但是要运营得当得有技巧,一不小心刷屏过分就被人拉黑了。为此阿芳加入了不少微商交流群,平时交流心得和技巧。

    2019年7月5日,微信名为“如花”的美眉通过某微商交流群添加阿芳为好友,阿芳想“如花”应该是同行,就通过了申请。

    随后,“如花”介绍称,自己也是微商,代理了一款蛹虫草的保健品,是一个颇有名气的保健品公司的微商代理人。

    “姐,我们都是做微商的,可以合作进行推广。”“如花”对阿芳提出了微信互推合作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你在朋友圈帮我转发保健品,我也在自己的朋友圈推广你的产品。”

    考虑到大家都是微商,互推能够引流,扩大销售面,阿芳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为了代理产品陆续转账4万余元

    阿芳没有料到,帮助“如花”转发不过两三天,就有两个微友主动添加了她的微信,都说想购买那款蛹虫草的保健品,阿芳立刻把那两名微友推荐给“如花”。

    很快,“如花”对阿芳抛出橄榄枝,“姐,我和那两名客户已经谈好了,都确定了要购买产品。你看看我们产品这么畅销,不如做代理吧!”

    “如花”向阿芳详细介绍产品代理层级,如果买一份要1000元,对方出500元,阿芳只要出500元就能拿到价值千元的货源。假如阿芳能不断地推荐客户,就可以不断升级,到了最高级,一瓶保健产品的代理费非常便宜,同时之前代理销售的金额可以全额退还。

    “我们公司代理等级分为五个层级,第一级是VIP,以200元每盒的价格购买10盒,也就是购买2000元产品。而实际操作过程中,只要购买5盒就能成为VIP。随后依次往上递增,最高级别代理,单价一盒只要80元,卖得越多赚得越多。”

    “如花”一套说辞下来,阿芳心动不已,直接转了几百元到了“如花”的微信账号上。这次,阿芳并没有收到货,因为“如花”说公司是直接发货给客户的,并提供发货单给阿芳。

    据阿芳陈述,此后“如花”一直给她“洗脑”,说一直升级就有许多好处,而她就一次次地交钱购买保健品升级,同时也陆续出现了微信客户要求购买产品。

    由于公司一方说代理费可以退还。一个月内,阿芳陆续转了4万余元用于代理升级,期间收到了一份“如花”发来的保健产品。

    同年8月5日,阿芳要求退还代理费。当时阿芳联系了所谓保健品公司的客服,得到回复是三个工作日才可以退。但是多天过去了,阿芳不仅没见到钱,连人都找不着了,于是报警。

    三男子失业后实施诈骗

    事实上,受骗的并不只是阿芳一人,小珍也与阿芳有同样的遭遇。

    据小珍表示,被“洗脑”之后,她就是想通过提升代理等级从中赚取差价。然而转了1万元后,对方告诉她已经升级到执行董事一级, 却没有返还利润给她, 当提出退款后对方百般推脱,最后就无法联系了。

    警方接到报案后,于2019年10月11日立案侦查,同日,犯罪嫌疑人曾某、应某因在南昌县的一个小区出租房内被民警抓获。次日,夏某因涉嫌诈骗罪在南昌市湾里区某小区被南昌县公安局民警抓获。

    经查,犯罪嫌疑人夏某、曾某、应某、都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,而且是90后的大学毕业生。毕业后3人任职于同一家公司,然而不久3人失业。

    没有工作,没有收入,曾某、应某、夏某商量一起做微商,不过微商只是幌子,他们真实目的是要骗钱。其中由曾某、应某负责以微商的名义去寻找诈骗的对象,发展代理商,夏某负责冒充客户从诈骗对象购买自己宣传的产品,并租住南昌市一处民房作为居住和实施诈骗的场所。

    注册多个微信号伪装成女性作案

    办案检察官表示,夏某等人的诈骗流程是有一整套聊天“话术”对应,都是以女性的身份通过微信寻找目标,诈骗对象都是做微商的女性,一般都是想赚点钱的宝妈。

    据介绍,夏某等人会用微信号将自己杜撰成一个女性角色,然后使用这个微信号专门实施诈骗,在网上的一些微商微信交流群里添加其他微商的好友,发送给对方一些有关保健品的宣传图片,并说服对方帮忙宣传。

    随后,夏某等人使用提前申请的微信“小号”当“托”,伪装成想要购买者,使受害人产生该款保健产品很畅销的错觉,接着夏某就用其他“小号”联系受害人,表示需要购买,让受害人对此深信不疑。而当受害者联系夏某等人拿货时,夏某就会告诉受害人的代理等级不足无法卖出这些产品,只有提升代理等级才能够拿到更多产品,赚取更多的钱,使受害人觉得有利可图。为了不让受害人产生怀疑,夏某等人会伪造快递单号发给受害人取得其信任。事实上,夏某等人用于诈骗的保健品系从网上购买价格为15元。

    经审查,犯罪嫌疑人夏某、应某、曾某在2019年5月至8月间先后骗取3名受害人,诈骗金额123722.5元。

    近日,南昌县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夏某、应某、曾某涉嫌诈骗罪提起公诉,3名犯罪嫌疑人虚构升级代理蛹虫草保健品的事实,骗取他人财物共12万余元。

    办案检察官提醒,不少人的朋友圈里都有微商,有些人禁不住跃跃欲试,随意找个“品牌”代理。可网络上鱼龙混杂,一定要提高警惕,否则一不留神可能落入网络诈骗的陷阱。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标签:微商 诈骗 防范 洗脑 [责任编辑]:周军
免责声明:
  • 注明“来源:中国博览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国博览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;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"来源:中国博览新闻网";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文章是为了传播信息,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发送至电子邮箱:postmaster@chinaexponews.com

相关阅读